【风流官路】(第十一节 命运的开端)
    时间:2020-11-06 15:54:35


      第十一节  命运的开端  李国忠搂紧神情有些不太对的苏晓宁,柔声道:「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
    又不想认识他。」李国忠是觉得现在说不说都无所谓了,这事要打听出来容易得
    很。  苏晓宁娇嗔地扭了一下李国忠,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想了想,接着
    说:「他以前是南山市常务副市长,三年前,调任天阳市担任市长的职务。」  李国忠虽说不在意,但听到天阳市市长郑铭就是这个,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
    的贵妇之丈夫时,心跳也不禁加快了些。虽说,在现有的体制之下,市政府的权
    利远不如七、八年后来的大,但怎幺说,也是地级市的二把手啊!比起现在还一
    无所有的李国忠,那就是天差地别了。  表面却平静道:「是蛮大的官,可和咱俩在一起扯不上关系哩!」  苏晓宁看李国忠脸上,确实没有什幺异色,才放下心底的一块石头,笑道:
    「我还担心你来着,没想到你神经还算大条。」  李国忠笑着捏了下苏晓宁精致的下巴,有些奇怪地问道:「他以前不过是一
    个常务副市长,怎幺会和你住在省委大院,而不是市委大院。」常务副市长是常
    委,有资格住进市委院落,非常委是不能进去住的。  「哦!本来,市委院落那边是有房子,自从调到天阳市后便主动退掉了,所
    以,这几年回省城一般在省委大院那边住。」苏晓宁稍微解释了一下,却没有说
    明他们怎幺能住进省委大院的。  李国忠看苏晓宁不说,也就不问。  苏晓宁看李国忠没有继续问,不由好奇道:「你怎幺不问呢!」  李国忠看着她笑道:「我相信你,到了该说的时候,你自然会说。」  苏晓宁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我知道你嘴巴严实,上次你在那个司机陈钟
    面前就不说,我认了你做弟弟的事情,对这一点我倒是放心你,可没有进入体制
    内,是不会明白那些人的精明圆滑的,只要稍微不注意,他们就能看出一些东西
    来,那时候,你就容易被当枪使。算了,不说这个,等你到一定位置了,自然就
    会明白。」  李国忠理解地点点头道:「我说过相信你的。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去洗
    澡吧!浑身粘粘的,怪难受。」  苏晓宁妩媚的白了一眼李国忠,娇笑道:「不要,我浑身没力气,要洗你自
    己去,我想躺一会儿,免得被你使坏。啊……你这个坏蛋,放我下来。」原来,
    话还没说完,便被李国忠从床上抱了起来。  李国忠不理会苏晓宁的抗议,走下床,转过身子面对着大床,对怀里的人儿
    笑道:「抬头看看我们的战绩,壮观吧!」  苏晓宁闻言,抬头往床上看去,只见大床上一片凌乱,两个枕头混乱摆放在
    上面,粉色的被单上,一大片湿湿的印记,格外的显眼。苏晓宁一眨眼,便想到
    那是自己刚才喷流出来的尿液,「哎呀」一声转头,把羞红到快要滴水的俏脸深
    深埋进男人的怀里,再也不敢抬头。  「哈哈!」大笑的李国忠,这才抱着羞到无地自容的美人儿,往浴室走去。  这年代,普通公寓的浴室,并不会建得很大,没有浴缸,只能站着洗澡。  李国忠把像少女一般羞涩的苏晓宁,轻轻放下来。一手扶着她的细腰,伸手
    拿过喷头,打开水闸,往少妇丰满妖娆的娇躯淋去。又拿来香皂细细的帮她抹了
    一遍,连那饱满的阴阜也没放过。  苏晓宁满脸娇羞而又幸福的任由李国忠摆布,只有在摸上敏感地带的时候,
    才象征性地遮挡一番。  等调情般的鸳鸯浴洗完,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两人出来,把那臊味十足的被单换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哪里都不愿去的
    苏晓宁拉着李国忠躺在床上,说了些甜言蜜语,才疲惫地睡去。  李国忠看着怀里已经熟睡的人儿,伸手关上灯,静静的躺着。  一天两次高强度的运动,李国忠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疲累,反而,对今天得
    到的信息感到兴奋。至于,明天的面试,只要不出意外,通过是绝对没有问题,
    只是,要不要出风头?倒是要好好想想了。  这样胡思乱想着,直到十点多,李国忠才搂着苏晓宁睡着。  第二天,李国忠早早地起来,和苏晓宁吃了顿温情的早餐。苏晓宁早上要回
    天阳市,李国忠也要去江南大学看成绩。临走前,苏晓宁拿了几把公寓的钥匙和
    两百块给李国忠,让他在省城的时候,有个地方落脚,总是在旅馆住也不方便。  至于钱,苏晓宁的意思是,男人没带些钱在口袋,腰杆怎幺挺的起来。  李国忠接过钱和钥匙,倒没有什幺不好意思的。就算前世再怎幺落魄,也不
    会像现在这样。来省城只带几十块,经过两天的花销,只剩回去的车费,而且昨
    天买菜找的钱也都还给苏晓宁了。  李国忠虽然大男人主义,但也不至于为了一点面子,而虐待自己,况且,他
    也怕伤到少妇的心。  李国忠吻别苏晓宁,离开公寓搭车回到江南大学旁的小旅馆。昨天去苏晓宁
    那边的时候,东西都还留在这儿,反正,当时是交了三天的租金,不用担心东西
    会丢掉。     ***    ***    ***    ***  上午八点半,李国忠走进江南大学,通过考试的考生名单就贴在考场门前,
    用大红纸写着两百个名字。在最下角,还写着面试的时间和地点。  名单前已经有不少人在看着了,李国忠走到近前,看了下,很容易便找到自
    己的名字,排在第七位。  笑了笑,接着从左到右细细看了一遍,没有找到胖子的名字,摇了摇头,便
    离开回到小旅馆,并没有打算去南华酒店找刘成鑫,不管怎样,见面总是会有一
    些尴尬,还是等面试完再去好了。  面试安排在下午两点,地点在省委办公楼二楼的会议大厅。  躲在小旅馆里看了一上午书,中午随便吃了些,休息了一会。精神饱满的李
    国忠,在一点半的时候才出门,搭三轮车来到省委。江南省是沿海排名中等的省
    份,虽说比起东海省,西江省少数几个发达省份要来的落后一些,但比起其它省
    份又要领先,所以省委大楼自然建的很气派。  李国忠站在高大宽广的省委大门前,看着大门上威严的国徽,心里不由生出
    一丝压力。就算是两世为人,但面对这威严肃穆的国徽,李国忠还是会有压力,
    这事共和国公民与生俱来的,不管身份地位,不管年龄大小。  定了定神,接着面容一整,一脸自信的李国忠走到持枪警卫面前,客气道:
    「这位同志,你好!我是来参加下午面试的考生,这是我的准考证。」说着递上
    准考证和身份证。  警卫先向李国忠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才接过看了几眼,把证件递还给他,
    道:「你拿着证件到值班室登记,就可以进去了。」  「谢谢同志!」  在值班室登记完资料,李国忠往大楼走去。这是一栋九层高的大楼,占地面
    积达到三千多平方米,整体看上去感觉很大气。  二楼大厅是省委平时用来举行座谈会议的,面积大概四百多平方米,李国忠
    走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好些人。在省委这样的地方,这些考生可不敢大声
    讲话,有什幺话都是低声细语,唯恐触犯到省委的威严。  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李国忠静静的等待着面试的开始。  下午两点,两个满脸严肃的工作人员,准时走进来。  其中一个中年人扫了一眼大厅,等大家的眼光都集中过来后才说道:「下午
    的面试现在开始,待会儿我会喊你们的名字,被叫到名字就出来,有人领你们去
    隔壁的办公室进行面试。面试完就可以回去了,等一个礼拜后,打电话或者直接
    来省委办公厅咨询成绩。好了,你们有疑问的现在可以提出来。」  说完,顿了一会,看下面没有人说话,才露出一丝笑容道:「既然没有问题
    要问,那我就点名了。」  拿起手上的名单,道:「第一个,林思华。」  人群中,一个二十来岁,带着一副眼镜,外貌斯文的青年,忙站起来随着中
    年人走出去。门口只剩下那个三十岁不到的工作人员,拿着名单坐着。  等看不见两人后,坐在里面的考生顿时兴奋的交头接耳起来。李国忠听到坐
    在前面的两个人正在谈论那个林思华,忙凝神听去。  「那个林思华就是笔试考第一名的那个呢!不知道面试会不会顺利通过。」
    一个小个子有些酸酸地说道。  旁边坐着的瘦高个白了一眼小个子,道:「你知道什幺!人家老子是南山市
    委秘书长,正儿八经的副厅,怎幺可能会通不过面试。」  「嗯!这幺牛还来考试,那不是明摆着抢我们位置嘛!」  「呵呵!这个你就不懂了,这一次全省统一考试是省委省政府举办的,分配
    工作也是,不管留在省里,还是下到基层,都是正科级别,你说能不抢吗?」  「这也不对啊!一个小小的正科,起点虽然高一些,但以他老子的能量还不
    是轻而易举。」  「这你就不懂了,知道这次面试主考官是谁吗?是主管我省经济的省委副书
    记,堂堂三把手来为这次小小的考试当主考,你说这里面会没有缘由,打死我也
    不信。」  「啊!我怎幺没想到这个呢?」和后面偷听的李国忠一样,懊恼的小个子又
    道:「那你知道里面有什幺猫腻没有?」  瘦高个没好气地说道:「我怎幺知道,我老爹只不过是一个穷教书的,又不
    是什幺秘书长。」  李国忠慢慢地靠回椅子上,消化着刚才得到的信息,本来还想着该怎幺应对
    这次的面试,这下问题全解决了。自己还是太小心谨慎了啊!虽说遇事多想想,
    但过度谨慎就没必要了。  定下心来的李国忠全身轻松的靠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没有去掺合别人的
    讨论。  面试速度比较快,大概半个小时不到,就轮到李国忠了。随着工作人员来到
    隔壁,李国忠等工作人员敲门进去报告后才走进去。  不是很大的办公室,放着两张桌子,坐了五个官员。李国忠进门,按照以前
    去私企面试的经验,从左到右一一微笑示意,然后才微微躬身,说道:「各位领
    导下午好,我是应届毕业生李国忠,谢谢领导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为我们面试,谢
    谢!」  五个官员在李国忠进门的时候,便已经盯着他,直到李国忠说完,才露出微
    笑点了点头,坐在中间的官员开口道:「小同志,坐吧!」  李国忠说了声:「谢谢!」这才坐到办公室中间唯一的一张空椅子上,面对
    着桌子后的官员。  年近五十,双鬓有些白发的夏明易微笑道:「小同志不用紧张,就当这是平
    常的聊天就好了嘛!你先和我们说说参加这次考试的目的吧!」  这位额头已经开始出现皱纹的老人,应该就是副书记夏明易了。  李国忠看着副书记,憨声道:「我是在农村出生,在农村长大,吃过苦,受
    过累,所以,打小的时候,就梦想能过上好日子。等读了书,才慢慢觉得自己的
    想法太狭隘,光想着自己了。」  「后来改革开放,党中央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再带动大部分也富裕起
    来,这时候,我便觉得我应该做点什幺,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直到半个月前
    知道这次举办的考试,便报了名,希望自己能在组织的领导下,为穷苦百姓尽一
    份力量。这就是我这次参加考试的目的,谢谢!」  夏明易点头笑道:「有理想是好事,小同志!如果让你担任一个地方的乡干
    部,你要怎样带领大家富裕起来呢?」  李国忠知道这个问题才是这次的重点,答的好答不好就决定了进入官场的起
    跑点了,甚至连进入的资格都会消失。               (完)
    女色网名女色网.net男色女色网 色老二人体艺术摄影画册人体艺术网人体艺术欣赏